简明幽默学
1984年12月第1版 1990年12月第6次印刷
 

《提辖·扫地僧·红衣主教》

三题:提辖·扫地僧·红衣主教

出题者: @破谷 


I·前言

三题故事作为一种游戏,其运作机理大致相当于罗夏测试,可作为出题者窥视应答者(本文中即作者)心理的一种手段。与罗夏测试不同之处则在于:1)应答者同样可通过题目(两者间唯一媒介),对出题者的心理作反向窥视;2)第三者(即假想的读者)的介入。


II·作者猜测:假想的读者期待一个“故事”。于是便有了下面几段文字:

康熙十三年三月十七日,五台山清凉寺举行文殊菩萨的开光大典。大典当日,山腰的亭子里突然闹翻了天,一个宋朝来的提辖与一个扫地僧扭打在一起,两人比拼...

《天地会·计划书·元宵节》

我初生加入天地会的想法,在去年(康熙十二年)年终评议前第十九天。那日清晨,一个传令兵突然跑到我跟前,说我负责的商业项目落后了进度。我打开年度都市方针计划书一瞧,这混球说得一点没错。大约就是那时,我觉得这个腐朽的满人朝廷不值得服侍。过了十天,项目宣告失败,我被上次劈头盖脸地问候了祖上,随后,面无人色地去湖边吃了碗羊肉面,并在牙签筒里留了张字条。


三题:天地会·计划书·元宵节

出题者: @PYSOIX 


今年元宵节,家里来了个方面大耳的和尚,自称法号通明。我一听便知他是韩志邦总舵主派来指导工作的。一顿酒肉伺候过后,得了入会以来的第一封任...

《菩萨蛮·定风波·点绛唇》

前阵子,土木工程学院有个高材生退学出了家①。听说这件事,陈飞龙立马想起了他的青梅竹马,高中毕业后去阿根廷做了修女。念及两人分别的情形,他写了一首《菩萨蛮》,题目是《Llamame》:


登高勿望雁归路,西城一别何人顾。问花花已残,问酒须凭栏。

无数烟波去,小楼犹梦里。蝶戏黄叶中,天凉暮色浓。


三题:菩萨蛮·定风波·点绛唇

出题者: @PYSOIX 


琉璃の黑猫(陈飞龙的女朋友)看看这首词第二句,又看看隔一条马路的西城宾馆,面若严霜。


(全文完)...


《加湿器·探照灯·冷漠》

頊折:


我知道:我这般以作者的身份对您说话,会在您的脑中引发某种不祥的预感,以及某种病理学家称为歇斯底里性恐惧的症状。它在您忆及某次坠落以及坠落导致的灵肉分离时,会愈发强烈。但您大可放心,这回我不会将您变成一台正向空中喷吐着灵魂的加湿器,因为加湿器在这个故事中扮演了另一重要角色。这回,您是一盏探照灯。


三题:加湿器·探照灯·冷漠

出题者: @PYSOIX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名不见经传的学生路德维希·昆尼希认为人只有两种欲望:填充与被...

《水管工·万花筒·贤者之石》

頊折:

免责声明:本故事中所有内容均为(由作者扮演的作者出于纯粹艺术目的所)虚构,故事涉及的任何团体和个人绝非影射任何现实存在的团体和个人,尤其是家喻户晓的的水管工马里奥·马里奥和路易基·马里奥两兄弟。


三题:水管工·万花筒·贤者之石

出题者: @破谷 


关于第七块贤者之石,即阿克萨尼,向世人发出的召唤,已有诸多记载。这些记载或刊登于报刊杂志,或寄存于流言蜚语,有的言之凿凿,有的模棱两可,有的巨细靡遗,有的一笔带过。这些记载要么迷失在过多真伪难辨的细节中而未能突出...

《辣椒酱·矿泉水·星体投射》

頊折:


与大部分曾位于权力顶端的女士一样,凯瑟琳·德·梅第奇夫人有一个英年早逝的丈夫,三到五个秘密的情人,一个葬送了成百上千条人命的险恶阴谋,化学家永远对其充满好奇又不得要领的毒物手册,一幅本人满意但遭后人唾弃的肖像或照片,以及一个昏庸无能的儿子,并且,参加过这个儿子的葬礼。

对于凯瑟琳·德·梅第奇夫人是否涉嫌用明朝万历年间酿造的辣椒酱(注·1)毒杀她的长子弗朗索瓦二世这一历史问题,法国文豪亚历山大·仲马给出了一个浪漫主义的表态,这个表态因其浪漫

《密室逃脱·花车游行·千年女优》

頊折:

生前默默无闻的伟大魔术理论家哈尔·布克留给世人的只有一本专著,以及一段四十余分钟的影像资料。这本名为《缄口不语》的逃脱学专著,共98页,于1912年出版,所有费用由艾里奇·韦斯,亦即世人熟知的逃脱大师哈里·胡迪尼,一力承担。而那段影像资料,因为年代久远和保存不当,已经无法修补和复制,现在所能找到的版本均为原件最后一次播放时所摄录。原件被保存于埃蒙佛德中心图书馆中,仅供瞻仰。

1891年1月22日下午,年逾八十的哈尔·布克在埃蒙佛德贝希摩斯与利维坦庇护下的圣保罗未来学院1478号教室里上了生命中的最后一课,主题是“密室逃...

《证件照·藏经阁·树袋熊》

越友琴起床点了根烟。五秒钟前,她还像只树袋熊一样,伏在薛沛川身上。

薛沛川手枕着头,闭着眼,喘着粗气。再过五秒,他就要睡着了。

 

三题:证件照·藏经阁·树袋熊

出题者: @PYSOIX 

 

gxm991304最终还是出了家。他倒背《心经》,没错一个字,被戒幢归元寺录用了。住持安排他打扫藏经阁。 

9月4日,楚庭大学报到的日子。gxm991304在书架下面找到一本《吉米多维奇数学分析习题集》,他下意识地捡起它,正要翻,转念把它丢到墙角去了。

他念:阿弥陀佛。心知这不是学文学理的问题。大概是学工的问题...

《礼金·帝国议会·橡皮章》

1871年,德意志帝国第一次帝国议会举行时,清朝还没有官员因为接受礼金而遭到处罚,橡皮章的发明者的高祖父还在路边玩着泥巴。


本期三题到此结束。投诉箱在出门左手边。诸位慢走,路上注意安全。


三题:礼金·帝国议会·橡皮章

出题者: @破谷 


(全文完)

《地图·恐龙骨·喵》

中国的大诗人杜甫曾经曰过:“文章憎命达。”英国的职业散文家、业余哲学家培根认为此命题为假,但其否命题为真。

食品工业大亨D年轻时曾报考埃蒙佛德城市广场学院古汉语文学系,但因把一道答案显然是“诗史堂”的题错答成了“杜甫草堂”,未能如愿。但恰恰因为这愚蠢的错误,才有了今天的世界百强企业,多芬食品。在他的品牌上市十周年之际,D为了纪念那个正确的错误,决定给当年所有多芬巧克力的包装印上杜甫的画像。此举大大地刺激了多芬巧克力的销量,引得各行各业具有商业头脑的才俊纷纷效仿。1954年春天,人们可以在几乎所有广告中看到杜甫的身影:如自行车广告、墨镜广告、军火广告、日化广告、内衣广告、个人笔记本电脑广告,等...

《圣诞节·疯人院·长明灯》

夏尔·瓦伦蒂诺十七岁时,写下了人生中第一首情诗《致阿玛兰妲》。当夜,他在床上辗转反侧,认定他一生将只爱纯洁无瑕的少女,尤其是懵懂的、不施粉黛的、纯洁无瑕的少女。十年后,他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另一个女子,并将近一个月彻夜难眠,满脑子想的都是她的红唇、眼影,以及包裹着黑色丝袜的纤细足踝。

1941年圣诞节前夕,瓦伦蒂诺用完美的斯宾塞体将他的名作《一念之间》誊写在日本信笺上,装入信封,并在信封上装饰了玫红丝带。当天傍晚,他在郁金香区的布洛迪酒店门口下车时,临时想到要去买一束玫瑰花。1941年12月24日18点33分,在埃蒙佛德郁金香区著名的麝香猫咖啡馆就餐的所有顾客都将永远记得,大名鼎鼎

《世界末日·水车·丝绸之路》

席德·兰哈特二十三岁的时候,在一张废纸上设计出了证明以太存在的实验,但并未付诸实践。他将这张纸折成一架飞机,随手扔到了窗外。这架纸飞机在自由飞行了约四五米后与臭名昭著的伊利亚特气旋撞了个满怀,遂以一种人类历史般螺旋上升的架势消失在埃蒙佛德城市中心广场学院的上空。然而,令广大读者失望的是,后来没有人捡到这架纸飞机。


三题:世界末日·水车·丝绸之路

出题者: @破谷  


在现已无人知晓的某处,有个村落,那里曾经是丝绸之路上最为繁华的贸易补给站。村边有一条宽阔的河流,从长安来的商人顺着水流向西,而去长安...

《鸡翅膀·电热毯·磁悬浮(之二)》

(2015年9月12日版本)


K隔三差五地对生活感到厌烦。今天他被楼下的砰砰声吵醒了,他看了下表,才九点,他原本指望睡个懒觉。他约了朋友十二点在城市中心广场碰面。他忍受不了这噪音,决定先出去晃悠晃悠。走前,他盯着书架看了半天,拿出一本《九三年》,翻了翻又放回去。最后他挑了本《笑面人》,但出门时把它放在鞋柜上了。


三题:鸡翅膀·电热毯·磁悬浮

出题者: @PYSOIX 


老乔治躺在床上,膝盖发疯地疼,他在棉被里发抖,电热毯大概坏了,他感觉自己快死了。两天前一个陌生人敲他的门,他正吃着烤鸡。那个人穿着黑色呢...

《鸡翅膀·电热毯·磁悬浮(之一)》

(2015年3月30日版本)


B城建城那一天,后来的城主A·Q与另外四十六名勇士一起,在城东的大峡谷阻挡了三百铁骑的猛攻。双方大战直到第二天破晓,当济世会的修女赶到时,敌人已被悉数歼灭,而除了A·Q以外的战士也都已经战死。在修女的帮助下,A·Q将这些战友的尸首运送回了B城,葬在了城西的一片梧桐林中。城中的青年人又去战场将这些勇士斩下的敌人首级运回。墓碑竖立起来后,这些玉质的首级被碾成粉末,铺撒在墓园的各个角落。每当满月,这些粉末便腾起淡紫色的雾气,这时墓园禁止任何人入内,因为女先知塔格特曾说过:凡是女子吸进这种雾气后,她的乳汁所哺育的婴儿将在六百...

《浮屠·三十六计·断弦的竖琴》

当J决定要写一部爱情小说时,她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那个被称为浮屠的流亡王子:他盘坐在菩提树下,赤裸上身,须发落地的簌簌声中,一支白花从他的肚脐开始生长,在心房绽开,另一支红花则从左嘴角开始生长,在左眼角绽开。在花生长的过程中,他始终合着双眼,默不作声地拒绝了十万个少女的求爱。J要写其中的一个特别的女子,她爱王子并非因为他的智慧、财富和美貌……“那因为什么?”G打断道。这句话让J陷入了沉思。七秒钟后,她赏了G一个耳光。


三题:浮屠·三十六计·断弦的竖琴


十天后,G照例在埃蒙佛德老巷区的旧货市场作晚餐后的闲逛。。当他漫步过柳齐费尔拐角时,...

《飞船·龙·蒸汽机》

1941年4月1日,3艘德国LOK-I式战略轰炸飞船悄无声息地从盟军的头顶上飞过,出现在埃蒙佛德上空,当夜埃蒙佛德被火光和浓烟笼罩。虽然大火在两天后被彻底扑灭,但浓烟却至今未散去,埃蒙佛德的行人,时常会不知不觉地走入一阵浓烟中,分不清东西南北,而等他终于晕头转向地走出浓烟时,已经身在别处,不仅记不起他是怎么走到这里,也不记得那股浓烟有任何呛鼻的气味。埃蒙佛德的烟雾就像一个穿行在城市街道上的幽灵,神出鬼没,挟持不幸撞见它的路人,把他们催眠,丢在城市的另一个角落后扬长而去。

3年后,城市广场报社的安德鲁·怀尔斯在他的专栏文章《篡位与流亡:论战时社会的功能紊乱》中将埃蒙佛德称为“闹鬼...

《红笔·仰卧起坐·俄罗斯轮盘赌》

N时常想起那件事。那是1943年他在开罗当军需官的时候,某个下午,他照常去那家叫做“苏菲的肉体”的小酒吧喝酒,遇到了那个醉醺醺的法国人。其实那时N也醉醺醺的。他们两个互相闻着对方口中的酒气,毫无感觉。他们讨论起了隆美尔。“没想到居然取了个猫的外号”,N不经大脑思考地说了这么一句话。“是狗,朋友。”法国人纠正他。这便是812事件的开篇,但这个事件与我们要讲的故事毫无关联,我们不妨就此打住,进入正题。


三题:红笔·仰卧起坐·俄罗斯轮盘赌

出题者: @破谷 


O闭着眼坐起身,腹部的酸痛感迅速地缓和。他等待着L的吻。...

三题:空调外机·门口的狙击手·企鹅

出题者: @PYSOIX 

《青花瓷(赝品)·阿尔忒弥斯·巧克力》

题目:青花瓷(赝品)·阿尔忒弥斯·巧克力

出题者: @PYSOIX 

交卷十七秒后,G和J几乎同时发现,他们把一道答案显然是“狄安娜”的题错答成了“阿尔忒弥斯”。J当时只想到这个愚蠢的错误将使她长达5年的考古学生涯死于非命——而G则的则是8年——但他们都没想到,若非这个愚蠢的错误,他俩的第一次相逢将推迟近八年。若非这个愚蠢的错误,他们将于七年又八个月零二天后在大英博物馆的某次研讨会上为了一个赝品青花瓷抱枕吵得不可开交,被安保人员驱逐后又在泰晤士河畔的“绝不放过你”酒吧吵到深夜,终于在第二天凌晨两点酩酊大醉、摇摇晃晃地走进了同一家旅店的同一个房...

《放牛娃·浑天仪·十二指肠或隐形轰炸机》

题目:放牛娃·浑天仪·十二指肠或隐形轰炸机

出题者: @破谷 


正文:


交卷十七秒后,K发现他把那道答案显然是“盲肠”的题答成了“十二指肠”,当时他只想到这个错误将令他坚持了六年的医学生涯死于非命,而未料到若非这个愚蠢的错误,他也绝不可能在十年后设计出人类历史上第一架隐形轰炸机。

但K并非因为受了这极大的刺激,突然决定弃医从戎,走上研制毁灭性武器的疯狂科学家道路。确认未被紫苏医大录取后,K在一个不太寒冷的秋夜独自从旅店出发,步行至埃蒙佛德西郊的玉米地。三十年后,在撰写回忆录时,K将回想起那一夜他独自走在那片火红火红的玉米地中,突然...

© 简明幽默学/Powered by LOFTER